狸花猫的种田修仙日常_狸花猫的种田修仙日常 第19节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狸花猫的种田修仙日常 第19节 (第1/3页)

    往日里变成猫形就走路不利索的初一, 喝完酒后,腰也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, 一口气爬上树不费劲儿,四只小短腿一捣腾, 嗖一下就窜屋顶上了, 扯着嗓子仰天高歌。

    一会儿“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”、“狼爱上羊啊, 并不荒唐”。

    一会儿“我是一只鱼, 水里的空气是你小心眼和坏脾气”。

    唱来唱去就是没有一首“我是猫”。

    听得虎皮爸爸担心极了,小崽子莫不是得了癔症,一会儿以为自己是狼,一会儿以为自己是鱼,他是一只猫啊!

    猫小弟十五恨不得把小脑袋钻进地里去,以此来隔绝大哥的魔音贯耳。就在屋顶上开演唱会, 还让猫怎么睡觉。

    初一唱着唱着,自己倒头就睡了,睡得呼啦呼啦, 小肚子一起一伏。虎皮爸爸、梨花妈妈、猫小弟十五可就睡不着了,眼睛一闭,耳边全是初一的魔性乐曲,余音绕梁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虎皮翻来覆去睡不着,伸出爪子捅捅隔壁的老婆,“唉,狼爱上羊,并不荒唐?”

    梨花不搭理虎皮,闭着眼睛,努力从脑子里消除儿子可怕的魔音洗脑。

    见老婆不搭理自己,虎皮自己瞪着大眼睛瞧着房梁,不晓得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安静了片刻,虎皮又凑到梨花身旁,低声咬耳朵,“唉唉,狼爱上羊,能生崽崽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梨花终于忍无可忍,一巴掌捂住虎皮的嘴巴,好不容易有了一咪咪的睡意,又被愚蠢的老公用愚蠢的问题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这下梨花也睡不着了,脑子不受控制地被虎皮给带歪了,这狼爱上羊,到底能不能生崽崽啊?

    就这样,醉酒的初一美滋滋睡了一觉,早早起床,神清气爽,猫小弟、虎皮爸爸、梨花妈妈却一个比一个萎靡不振,脑袋昏沉沉。

    迎着朝阳走出家门的初一,迈着欢快轻盈的步伐前去和小伙伴集合,心里琢磨着今天要玩什么、吃什么,猛然脚步一顿,震惊地看着不远处的小伙伴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!”初一飞奔上前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谁欺负你们了!”大大的猫眼里怒火燃燃,小伙伴们看上去凄惨极了,黄芪的嘴巴肿得像个大馒头,还红彤彤透着水光,大双油光水亮的毛发被薅了,像狗啃了一样,秃了好几片,小双更不得了,两只眼睛肿得像个红桃子,原本圆咕溜的大狗眼此时成了一条眯眯缝,肿得都睁不开了!脑袋上更是肿了一个拳头大的瘤子,一看就是被揍了。

    初一气得头毛都竖起来了,可恶,是谁!到底是谁!竟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毛孩子们!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!”小伙伴们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初一小胖胳膊一叉,气鼓鼓道,“你们别怕,咱们绝不能向黑暗恶势力低头,他欺负咱们一次,就有第二次,唯有狠狠地回击,才能让对方收敛!不要寄希望于敌人的仁慈和善心!”

    初一鼓励大家说出黑暗恶势力的名字,没想成小伙伴们各个低头缩脖,犹如鹌鹑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一定很强大,才会令毛孩子们如此恐惧,初一又道,“就算咱们打不过对方,力有不及,但咱们可以智取!”

    初一一定要问出大坏蛋的名字,心道,就算如今打不过他们,等以后强大了也要给小伙伴们报仇血恨,先问清楚敌人,把这个仇给记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黄芪支支吾吾道,“真没谁欺负我,我这是爆炸灯笼果吃多了,嘴巴辣肿了。”

    真相是,喝醉酒的黄芪回家后,非拉着老爸黄宣,要给老爸讲课,从我和剑修同居的日日夜夜,到那些年我追过的佛修,絮絮叨叨、滔滔不绝,直听的黄宣脑袋晕晕,直接给黄芪塞了一嘴巴灯笼果辣酱,辣肿了黄芪的嘴巴,让他没法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大双也道,“我是昨天喝多了,不下心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小双连忙附和,“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